株洲市外国语学校

【特别关注】 株外学子带你玩转德国

作者:英语部    发布时间:2017/10/16 11:09:11    浏览:33


01.jpg

Franz-von-lenbach-Schule学子合影


昨日,孩子们刚与Franz-von-lenbach-Schule的小伙伴分离,今日又踏上了新的旅程,看看不一样的风景。

02.jpg

多瑙河畔合影

多瑙河是一条著名的国际河流,是世界上流经国家最多的一条河流。它发源于德国西南部黑林山东麓海拔679米的地方,自西向东流经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克罗地亚、前南斯拉夫、保加利亚、罗马尼亚、乌克兰等9个国家后,流入黑海。多瑙河全长2860公里,是欧洲第二大河。多瑙河像一条蓝色的飘带蜿蜒在欧洲的大地上。


03.jpg


参观斯图加特大学

斯图加特大学(University of Stuttgart)位于德国巴登-符腾堡州首府斯图加特,不仅是巴登-符腾堡州的高等学府,德国著名的国立大学,也是世界著名理工科大学。它是德国历史最悠久的技术大学之一,德国九所卓越理工大学联盟TU9成员之一,PEGASUS欧洲航空航天大学合作联盟德国六所高校之一,欧洲顶尖工业管理者高校联盟(TIME)的成员之一,CESAER欧洲高等工程教育和研究大学会议联盟德国十所高校之一。

3.jpg


新天鹅古堡

新天鹅城堡是德国的象征,由于是迪斯尼城堡的原型,也有人叫白雪公主城堡。建于1869年。这座城堡是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二世的行宫之一。共有360个房间,其中只有14个房间依照设计完工,其他的346个房间则因为国王在1886年逝世而未完成。是德国境内受拍照最多的建筑物,也是最受欢迎的旅游景点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株外学子这次德国交流活动,引起了当地政府,媒体的重视与关注。孩子们即使在旅途中,也有报社一路采访并报道。

4.jpg


路途中我校学子黄宇琪、罗一丁接受当地报社采访

2.jpg


当地报社报道了我校德国交换生活动

1.jpg

参观保时捷博物馆

保时捷博物馆中的展品件件都是精品,比较值得称赞的是,这里也是学习汽车知识的好地方,不少部件甚至整车都被抛开展览,内部结构看得一清二楚,而且都是保时捷的原件,由此也能看出德国车尤其是保时捷这个品牌的内在品质。


教师感言

放眼看世界——德国之行(二)

他山之石可攻玉

              ——中德教育差异纪实

株洲市外国语学校   饶 婷

北京时间清晨6点半,千里之外的德国,太阳刚刚落山三个小时。当太阳重新升起时,我们将结束在德国友好学校的交流学习,前往斯图加特,瑞士法国等地游学。


Franz-von-lenbach-Schule

Franz-von-lenbach-Schule,一所典型的德国中学,是我们此次德国之行的主要目的地。今年初我校与该校在歌德学院的推动下,结成友好学校,于7月和11月互派学生到校学习交流。一个星期前,我们16位中国学生和两位老师顺利抵达该校,开始了为期一周的交换学习生活。

一. 课程体验

德国教育实行走班制教学。在Franz-von-lenbach-Schule,每个学生必须参加10个科目的学习。一天六节课,从上午八点开始上课到中午一点放学。一节课45分钟,两节课之间仅有两三分钟时间供学生改换教室。每上完两节课,学生有20分钟课间休息时间。学校没有寄宿生,不提供午餐,因此,每个家庭都会给孩子准备便当在课间休息时补充能量。


学校课程全面向我们开放,我和孩子们分组走班听课,深入到德语,数学,生物,化学,英语,计算机,音乐,体育运动课堂中。第二天我和几个孩子进入生物课堂中,老师借助多媒体视频向学生讲解女性月经来潮身体机能的变化和服用避孕药后带来的身体机能的改变。在我们印象中,德国人严谨而羞涩,但其生理卫生教育的前卫和直白还是令我大开眼界。英语课是为我们专程备课的,老师设计了一系列问题,把中国孩子和德国学生分成了好几个组,让他们围绕问题自由谈话交流,使孩子在有限的时间内快速了解中德文化和教育。课堂上,孩子们或站或坐,或趴伏在课桌上,十分自由随性。老师并不干涉各组的交流,甚至下课了也没有过多的结束语。提供平台,对话练习,自由生长。上过数学课的孩子都跑来和我说,内容太简单了,国内好早好早就学过了。他们兴奋地说,看着德国孩子对那么简单的问题纠结不清实在有些着急。于是,有个孩子在第二次上数学课时忍不住走上讲台用流利的英语,清晰的板书向全班同学展示解题过程。中国学生的学习能力让德国学生着实惊叹了一次。


据我的观察,德国教师并没有很丰富的教学手段,数学课堂上,师生间一问一答,活跃的孩子获得更多的发言机会,大部分孩子也只能安安静静的听和写。没有过多的分析,只是学生和老师一步一步解题。音乐课更加简单,或老师一句一句教唱,或学生跟着音频学习。没有我们想象中的游戏和花样。德语课,学生一节课都在做阅读题。这样的课堂也许在中国也算是枯燥无味的。但孩子们学得很认真,或许是有了中国学生的参与让他们收敛起了平日的调皮,又或许这就是他们真实的课堂状态。听说,德国人受教育的程度是全世界最高的。我想学生并不厌学的原因并不在于教师有多优秀,而是他们极少有升学压力,每天学习时间很短,下午1点放学后,他们有大把的时间去做喜欢的事。学习对于他们来说,是常态,内容简单,学习轻松,所以,不需要家长的千叮咛万嘱咐和老师苦口婆心的劝说,他们自由健康的成长。反观国内,学生学习时间长,学习内容繁,难,偏,庞大的人口基数使得优质教育资源稀缺,导致学生升学压力和竞争压力极大。学生厌学情绪普遍,教师千方百计变着花样激活课堂,学校各出奇招招揽生源,提升教学质量,师生苦不堪言。中国教育的问题的根本是体制问题。人口超负荷增长带来的系列问题并非一朝一夕可解决。当我想明白了这些,我默默地由衷地对高压之下艰难求存的中国教师和中国学生肃然起敬。


二.人才培养

我和同事住在校长家,有更多的时间和校长直接交流。从交谈中得知,德国学校采用6分制,1分最好,6分最差,4分及格。小学阶段的主科(德语、数学、常识)成绩是选择中学的关键,但学生日常提问、回答问题和与同学合作的情况及其反应能力和动手能力等同样是决定他们所升中学的重要因素。


校长的10岁儿子科比尼亚已经结束了小学阶段的考试,目前正处在最轻松舒适的时光,这个活泼而不失绅士风度的小男孩假期结束后就升入中学,这与国内小升初的年龄不尽相同,为此,我特意上网查询一番。

德国的中小学教育有其鲜明的特色,不同于美国、中国,德国的学生小学四年后进行分流,中学就开始分:职业预校(5年)、实科中学(6年)、文理中学(8年)。在德国,多数成绩普通的小学毕业生进入学制5年的职业预校,毕业后多接受职业教育,成为熟练的技术工人、技师和绘图员等,其中也有少数人通过努力进入大学深造。


小学成绩中等的学生一般进入实科中学,6年毕业后就读专科学校。他们毕业后主要当护士、试验员或银行职员等,也有的经过文化补习和通过资格考试后进入应用技术大学,毕业后成为较高级的技术人员。

小学成绩优秀、能力较佳和表现良好的小学生才能进入学制8年的文理中学,这类学生比例只占30%左右。9年后(也就是说,文理中学毕业时小孩已经19岁了),他们可通过毕业会考,获取直接进入大学的资格。也有些文理中学的毕业生并不急于上大学,而是根据自己的志向接受职业培训,积累一定实践经验后再上大学。

我想Franz-von-lenbach-Schule应该是一所职业预校或实科中学,但德国学校只有人才培养方向的不同,没有重点学校与非重点学校之分。这便是德国教育与中国教育最大的不同,德国教育是人才培养,而中国教育是人才选拔。德国贫富差距与城乡差距极小,人力资源稀缺,职业之间并无太多的高低贵贱之分,人们更多的是凭兴趣择业,生活压力较小。处于快速发展中的中国则不同,贫富差距日益加大,城乡差距依然明显,各种优质资源向少数人集中,职业教育发展滞后,传统的教育与择业观念桎梏着人们的思想。在激烈的竞争中,家长和孩子所承担的升学压力是国外学生无法想象的。外国语的国际化办学思路的确给孩子的未来提供了无限的可能。

三.家校共育

在德国交流期间,每一次我们的集体活动,都有家长委员会的委员长带领几位家长全程陪同。去慕尼黑游览观光,参观拜仁慕尼黑安联球场,参观宝华公司,甚至这个周末,委员长先生亲自驱车陪我们两位老师,学校校长去风景优美的湖边漫步。这让我再一次感叹家委会的力量与家校共育的优势。

其实,在德国的学校里,非常讲求家长和教师的互动,家长委员会十分重要。这个家长委员会的头头,都是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都是干吃力不讨好的事,比如同学家庭的联络、课外活动(郊游的安排)、假节日的安排、圣诞节给老师送什么礼物等等。

当然,家长委员会的最根本的职能,还是监督学校的教学,监督老师教育的质量,有时候还会发起更大的活动,争取更大的权益,比如参与推动联邦州的教育改革,这样的事往往都是由家长委员会出面,争取联署,提案递交给州教育厅。当然,教育厅不仅仅是听家长委员会的意见,但是,毕竟也是一种参考意见。

我校的家校共育还停留在基础阶段,家长更多的希望能从各类平台中了解孩子的在校表现,通过与老师的交流,期待科任老师对自己的孩子多加关注。只有少数班级的家委会能积极主动地参与到班级建设和班级活动中。其实,真正的家校共育应该是全方面的立体的,家长中蕴含丰富的资源,学校与校家委会的良好互动,可以为更多的孩子搭建更多更大的平台,开展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增进师生及家校情谊,增强学校办学力量。真心期望今后外国语的家校共育能有质的飞跃。

在德国短短几天,且行且悟,心有所得,所记所感,由衷而发。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心之所向,竭力而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