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市外国语学校

悄悄兴起的“株外课堂模式”

作者:教研室    发布时间:2017/10/16 21:56:34    浏览:10

悄悄兴起的“株外课堂模式”

株洲市外国语学校是一所已经办学17年的民办学校,是湖南省的知名学校,在其他学校实施“生本教育”、“杜郎口模式”等教学改革的同时,外国语学校的老师们也一直在进行教学改革,努力创造属于自己的“株外课堂模式”。外国语一直坚持国际化办学方向,老师们理解的“国际化”主要是综合国内外先进的教学理论和思想,创造性地开展教育实践。我们一起走进外国语的课堂,来感受这里表面宁静无波实则激流涌动的课堂改革潮流。

一、相互倾听的课堂

没有跟妮子老师打招呼,我走进了她的课堂。妮子已经教了16年的中学数学了,在外国语工作了8个年头。外国语老师的课堂就是这样,是从心灵深处对同僚们开放。这节课是七年级下册因式分解的练习课,教室安静,开始上课了。“来,课前作业批完了,请同学们把错题在小组内交流一下,把不能解决的问题记录下来吧,用时8分钟。”同学们就开始自由有序地开始交流了。

在相互倾听合作学习的课堂里,一个人的思想会得到其他人的关注,一个人的发现会唤起其他人的发现,从而产生新思想和新发现的连锁反应。我身边的这个小组就这样轻声的开始交流。

“第6题只有你对了呢,让我们看看。”

“为什么因子是2c而不是2a呢?”

“因为(b-a3=-a-b3荆浩一边讲,一边写。

“哦,那么提出公因式之后就是(a+c-a-c=2c.”可亦接着说。

接下来荆浩在教吴鸿做第5题,可亦和永志在讨论第9题。

“第10题真的不懂,我们都错了呢。”讨论了一会儿,大家似乎对第10题束手无策了。

可以看到妮子老师放低身姿在各小组侧旁静静的听着,一边在本子上记录什么。四分钟过去了,有的小组停止了讨论,安静下来了;有的小组还在轻声的讨论;有的小组每个同学都在书写。课堂上还不时发出顿悟的感叹声。交流时间到了,妮子把记录下来的错题写在黑板上,询问有没有哪个小组可以解答。

要让学生静下来思考,学会相互倾听,必须老师先静下来,善于倾听。妮子老师把荆浩小组谈到的第10题写在了黑板上,惠子站起来愿意解答这个问题,惠子在讲台上边写边讲,妮子老师微笑着,侧着头静静的听着,倾听的位置和姿态在不断地变化。

“为什么要45乘呢?不懂啊!”婧彤感到很吃力,摇着头细声的说。

“题目中可以被45整除是什么意思?”妮子老师接着婧彤的话说。

45乘以一个数肯定可以被45整除”世豪大声说。

“不是,应该要乘以一个整数。”惠子接着讲,“因此,我们要分解出一个45的因子,写成45×72015”。大家都点头,给了惠子掌声。可是,吴鸿还是皱着眉头摇着头。

“吴鸿,还是不懂吗?”妮子老师问。

“不懂啊!为什么不直接算出结果再除以45呢?”

“那结果太大了吧。”还是荆浩站起来愿意为吴鸿解决迷惑,“举个简单的例子吧,35可以被7整除,因为35=7×5嘛。

“哦,45×72015可以被45整除理是一样的,明白了,明白了”吴鸿终于醍醐灌顶了。

一般,老师总是希望听到“好的发言”,也就只能听到“好的发言”,能让教学进程沿着自己的预设前进。而妮子老师的倾听不是一样,她能听到“不好的发言”,能倾听到“无声的发言”。

终于一一解决了小组记录下来的问题,妮子老师请学生做了方法上的总结,并做了补充。“我看到了你们智慧的火花,下面我们独立完成以下6个题目,8分钟吧。”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了6个题目。教室里安安静静,只听到沙--沙纸笔摩擦的声音,妮子老师拿着笔轻轻的在行子里穿行,到各小组俯身观看,一会儿竖起了大拇指,一会儿做个剪刀手。做完了的同学举起手看着老师,妮子站得远远的竖起大拇指,脸带微笑的走近,接过作业本快速的批改,“又快又好!”又竖起大拇指。

“好了,时间到了。”8分钟过去了,吴鸿也放下了笔,妮子来到他们组侧边。“各小组交流一下,等下请代表将解题过程写在黑板上。”小组开始了轻声交流,妮子老师就俯身倾听吴鸿小组的谈话。

“老师,我可以到黑板上写第一题呢。”吴鸿对老师说。“好,请吴鸿写第一题,凯运写第二题??????”。写在黑板上的解题过程经同学们细致检查,都做对了,妮子老师也肯定了,大家都给了自己热烈的掌声,吴鸿高兴得快要吹口哨了。课到这里似乎结束了,教室里很安静,妮子老师静静地看着学生,侧耳倾听,似乎在期待听到什么。

要建立合作学习关系,教师的核心活动是“倾听”,教师只有用心倾听才能引导学生相互倾听,教师要敢于接纳课堂偏离你的预设,在耐心细致的倾听过程发现课堂的创造性。

“老师,我不是这样做的呢。”志锋同学站起来说。

“你是怎么做的呢?说说看。”老师微笑着点点头,示意志锋到黑板上来展示。

志峰把过程写在黑板上:

X3+2x2-5x-6

=x3+2x2-3x-2x-6

=x(x2+2x-3)-2(x+3)

=x(x+3)(x-1)-2(x+3)

=(x+3)(x2-x-2)

=(x+3)(x+1)(x-2)

“我是把-5x拆开,姜杰是把2x2拆开。

“这样也可以啊,我真的没想到呢!”妮子老师惊叹的说,向志峰竖起了一双大拇指,陶醉中手上的笔都掉到地上了。

“老师,还可以把2x2-5x都拆开呢,再写成(x3+x2)+(x2+x)-(6x+6).”单羽站起来说。可以看到,相互倾听建立联系之后的回答才是交流,单个孤立的答问只是独白。

妮子老师示意单羽写在黑板上,有的同学在仔细观察单羽的板书,有的同学在快速书写,寻找其他的解题方法。我感受到课堂上充满着优质的思维潮,妮子老师也在深思,穿行于学生之间,也在本子上写着什么。我以为这样的状态都是“我真的没想到呢”这句话引发的,妮子老师以“稚化”的心态倾听学生的心灵,创设一种民主、开放的课堂教学氛围,把外在的权威隐藏起来了,亲近学生,接近学生,一举一动适当学生化,以与学生同样的好奇心、同样的求知欲、同样的认知兴趣、同样的学习情绪和同样的行为来完成教学的和谐共创。

在单羽板书的时候,下课铃响了,妮子老师示意他写完。“哎,太可惜了,我还有其他办法呢。”惠子轻轻地说。“好了,下课了,还有其他方法吗?惠子还有其他办法呢,下节课展示吧。”这堂课结束了。  

妮子老师的教学体现了“教的活动在于倾听,学的活动在于言语”,师生之间细致地倾听,学生之间细致地倾听,这样的课堂,学生的思维是关联的,意象是不断完善的。

(文中姓名皆为化名)


×